华体会体育官网

华体会首页

合作案例

|

发布时间:2022-07-23 17:36:09 来源:华体会体育官网 作者:华体会体育官网app

[展开全文]

  【TechWeb】5月30日消息,随着今年5月1日《新职业教育法》施行,职业教育学生未来在升学和就业方面将与普通高等教育学生的机会均等,国内职业教育毕业生将以更有竞争力的方式进入就业市场。

  在这一背景下,猎聘大数据研究院发布《2022未来人才就业趋势报告》,探究当代职场人所在的就业市场正在发生哪些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薪资不再是只涨不跌了。报告显示,从2022年1-4月不同层级人才平均年薪来看,基层为16.69万元,同比去年同期下降2.57%;中层为24.38万元,同比去年同期下降3.53%,在不同层级中下降最多;仅高层人才年薪同比上涨,涨幅3.51%达43.25万元。

  从不同行业职场人对职业安全感的打分情况来看,职业安全感最低的四大行业分别为服务外包、消费品、房地产、互联网。

  对于如果失业,自己是否好找工作,56.59%的职场人表示不好找。其中,95后、70后认为自己不好找工作的占比均超六成。

  对于认为未来哪些行业最有发展前景时,制药医疗行业以60%的得票率成为职场人心目中未来最有前景的行业,其次是电子通信行业以47.5%的得票率位居第二。尽管认为职业安全感低,不过互联网行业还是以37.73%的得票率位居最有发展前景行业第三。

  伴随国内外市场环境的变化,企业招聘需求也正在悄然发生变化。猎聘大数据显示,从2019年起至2021年,部分重点行业新发职位同比增长趋势来看,人工智能、生产制造、大数据、能源环保、医疗健康等行业招聘需求呈现持续爆发之势。而教培、游戏、金融、房地产行业受行业发展阶段、人才需求饱和、政策监管等因素影响,招聘需求出现疲态。

  人工智能领域2019年新发职位同比增长13.96%,2020年同比增长28.12%,2021年则较2020年同比增长51.39%;生产制造行业2019年新发职位同比增长32.88%,2020年受疫情影响,新发职位同比增长有所放缓,为12.20%,但仍在上升轨道,2021年同比增长38.73%;大数据行业2019年新发职位同比增长16.66%,2021年较2020年同比增长32.57%。人工智能、大数据、生产制造行业在宏观环境充满不确性的情况下招聘需求同比仍然保持高增长状态,主要与近年来产业升级浪潮和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有关。

  医疗健康和能源环保行业自2019年以来,招聘需求亦呈现上升趋势。前者与疫情之下人们对医疗健康的需求持续加大有关,医药器械、互联网医疗等领域均迎来发展机遇;后者则与新能源行业的高速发展正相关,大力发展新能源是我国社会的共同选择,也是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举措,在国家的推动下,该行业未来仍将加速发展。

  教育培训行业2019年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2.14%,2020年招聘需求同比情况急转直下,为4.44%,2021年招聘需求则较2020年同比下降8.45%。主要原因是受双减政策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使教培行业进入寒冬。房地产行业2021年招聘需求同比增长8.58%,虽然较2020年(疫情较严重年份)增速快,但与正常年份的增速仍有一定差距。

  游戏行业2019年招聘需求同比增长为-0.18%,这主要受2019年游戏行业政策影响,2019年获发的游戏版号数量较前两年明显下降,与此同时“游戏实名制”等相关行业政策开始推出,加强了对游戏领域的清查力度。但2020年受疫情影响,长期居家隔离的状态有利于网络游戏行业迅猛发展,2020年该行业招聘需求同比增长27.86%,不过长远来看,相关部门对游戏的监管政策会持续趋于严格,因此2021年该行业招聘需求同比增长仅为5.94%。

  为防范金融风险,国家一直在加大对金融行业的监管力度,因此在各行业中,近年来,金融行业招聘需求增速一直相对垫底,随着整改的推进金融行业已在慢慢步入稳定健康运行轨道,但在所有行业中,金融行业招聘需求增速仍较缓慢,2021年该行业招聘需求同比增长为5.87%,在各行业中仍然排名较末。

  从2022年1-4月各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来看,人工智能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最高,为31.04万元;金融行业中高端人才以27.69万元的平均年薪位居第二;通信、大数据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分别为27.51万元、25.23万元,位列第三、第四;IT/互联网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23.02万元,位列第七。

  另对比2018年同期薪资排名前十的行业,与2022年基本一致,仅旅游户外行业中高端人才薪资跌出前十,被汽车交通行业取代。这与疫情常态化背景下,旅游户外行业发展受限有一定关系。近年来汽车交通行业发展较为迅猛,该行业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亦较为旺盛,因此长远来看,该行业薪资有望持续位列前十。

  从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排名前十的行业近五年来的薪资变化情况来看,金融行业人才薪资上涨最多,达5.78万元;文体传媒行业人才薪资上涨最慢,为3.09万元。

  从2022年1-4月一线及新一线城市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来看,北京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最高,为25.09万元;上海中高端人才以24.82万元的平均年薪位居第二;深圳、杭州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为20.96万元、16.67万元,排名第三、第四。北上深杭四座城市中高端人才薪资自2018年以来一直位列全国前四。

  苏州2022年1-4月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为16.28万元,位居全国第五;广州、南京、宁波、青岛、佛山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在13.4115.62万元之间,位居第六至第十。

  从2022年1-4月一线及新一线年同期的平均年薪上涨情况来看,上海人才上涨金额最高,为4.56万元;其次为北京,上涨4.16万元;苏州上涨2.94万元,位居第三;深圳上涨2.39万元,位居第四。东莞、郑州、佛山、成都、重庆、长沙、广州2022年1-4月中高端人才平均年薪较2018年同期上涨较少,上涨金额均不足万元。其中广州中高端人才薪资上涨最少,较2018年同期仅上涨0.19万元。

  从2022年1-4月不同层级人才平均年薪来看,基层为16.69万元,同比去年同期下降2.57%;中层为24.38万元,同比去年同期下降3.53%,在不同层级中下降最多;高层为43.25万元,同比去年同期上涨3.51%。这表明,即使在宏观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高层仍然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而基层和中层相对抗风险能力较弱,求职者只有努力工作,不断精进技能、提升自身竞争力,并向高层跃迁,才能在职场上收获更大的职业安全感。

  6、求职者投递新一线城市占比连年升高,直逼一线年开始,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城市抢人热潮,新一线城市是其中主力。五年过去后,成效显著。猎聘大数据显示,从2017-2021连续五年来中高端人才投递一线和新一线城市的占比来看,一线-4月这一占比为36.72%,仍处于下行趋势。与此同时,新一线%,越来越趋近于一线月,这一占比继续上升至36%,逼近一线城市。由此可见,新一线城市对中高端人才的吸引力持续增强。

  值得一提的是,近五年来,求职者投递一线及新一线城市之外的其他城市的占比亦呈现不断攀升趋势,从2017年的23.15%上升至2021年的28.10%。

  7、越来越多年轻人愿意去非一线年不同代际人才投递城市分布来看,70、80、90后求职者投递一线城市的占比均呈现不同幅度的下降趋势。其中90后下降幅度最明显,从2017年的51.32%下降至2021年的37.31%;80后从2017年的44.08%下降至2021年的36.49%;70后从2017年的40.87%下降至2021年的36.77%。

  同一时间段,不同代际投递新一线城市的占比呈现上升趋势。其中,90后亦最为明显,从2017年的30.14%上升至2021年的35.83%;80后从2017年的32.03%上升至34.58%;70后从31.84%上升至2021年的33.32%。2022年1-4月,90后投递新一线后投递新一线城市的占比。这意味着,越来越多年轻人涌向新一线城市。

  初入职场到现在,我们或多或少都在被职场改变着。当被问及初入职场到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最大的两个变化时,70后得票率最高的两大变化为“心态更好了,脸皮更厚了,挫折面前更坚强了”、“棱角被生活磨平,越来越能接受职场游戏规则了”,得票率分别为40.91%、34.85%;80后最大的变化为“以前熬夜是为了玩,现在熬夜是为了生活”,得票率42.54%;95前和95后职场人最大的变化均为“以前觉得自己前程远大,现在一眼就能看到天花板”,得票率为52.2%、52.78%;00后身上发生的最大的变化则为“以前熬夜是为了玩,现在熬夜是为了生活”,得票率55.56%,“开始为五斗米折腰了”以44.44%的得票率位居第二。

  随着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职场人的压力程度也越来越大。加之近几年来,疫情下不稳定的市场环境,也让职场人整体压力创新高。猎聘调研显示,85%的职场人在当前工作中感到过有压力。

  究其原因,70、80后工作中感到压力的排名靠前的两大原因均为“工作负荷较重,精力、体力不够”、“照顾孩子、赡养老人等的家庭压力较大”;而95前、95后、00后,压力来源的第一名均为“对未来较迷茫,缺乏对未来明确的规划”,得票率分别为57.64%、62.07%、87.5%。这意味着,越年轻的职场人对未来越迷茫。

  从不同代际职场人的打分情况来看,70后职场人职业安全感得分最高,为7.03;00后次之,以6.78的职业安全感得分位居第二。70后由于拥有多年工作经验,已然成为行业专家,在事业上也已取得了一定成绩,因此职业安全感相对最高,而00后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刚进入职场一切都较为新鲜,有冲劲,因此职业安全感也相对较高。

  80后职业安全感得分为6.65,位居第三;90后的职业安全感普遍较低,其中,95后的职业安全感最低,为6.33;95前(1990-1994年出生)职场人职业安全感得分6.43,略高于95后。这与90后当前所处的现状有关,一方面随着00后涌入职场,新人不断涌现;另一方面大多90后已经步入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压力相对较大,且随着中年危机的临近,如果未能在职场上成就一番事业,整体职业安全感会相对较低。

  从不同行业职场人对职业安全感的打分情况来看,职业安全感最低的四大行业分别为服务外包、消费品、房地产、互联网。其中服务外包行业职场人职业安全感最低,得分5.75;消费品行业职场人职业安全感得分5.90,略高于服务外包行业人才;房地产和互联网行业职场人职业安全感得分为6.09、6.39,分列职业安全感最低行业的第三、第四位。

  当被问到如果现在所在的公司发生裁员,自己是否会是被裁的一个时,仅38.86%的职场人明确表示自己不会被裁。

  对于如果失业,自己是否好找工作,56.59%的职场人表示不好找。其中,95后认为自己不好找工作的占比超六成,在所有代际中排名第一;70后认为自己失业后不好找工作的占比为62.12%,在所有代际中位居第二,这与70后年龄相对较大,重新择业时会面临一定的局限性有关;00后、95前、80后职场人认为自己失业后不好找工作的占比大致相当,占比均在52.24%-55.56%之间。

  分城市来看,三线及以下城市职场人认为自己失业后不好找工作的占比最高,为60.34%;其次为二线%;新一线城市和一线城市职场人认为自己失业后不好找工作的占比分别为56.21%、49.46%,排名第三、第四。这意味着,尽管大城市相对压力较大,但工作机会也更多,在发展相对较快的大城市工作的人才在失业后找工作相对容易。

  当不同行业的职场人被问到如果自己被裁员,是否好找工作时,房地产、制药医疗、消费品行业职场人认为自己好找工作的占比最高,分别为56.52%、55.88%、51.61%。这与上述三大行业在国内发展相对较为成熟稳健、工作机会较多有关。此外,制药医疗行业大多具有一定专业门槛,因此人才也相对不担心失业。

  在所有有增加职业安全感意愿的职场人中,69.19%付诸了行动,30.81%的职场人还在想法阶段。“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和精力”是没有付诸行动的职场人的首选原因,得票率64.86%;“动力不足,目前的危机感不强”以39.64%的得票率位居第二;“太懒”、“考公的人太多,感觉自己考不上”以37.84%和34.23%的得票率位居第三、第四。此外,“觉得考证用处不大,只是自我安慰”也具有一定占比。

  随着近年来各大高校持续扩招,国民教育的素质整体上移,但拥有学历的人越来越多之后,学历在就业等方面的优势似乎在逐渐减弱,“学历内卷”现象愈加明显。

  猎聘调研显示,82.95%的职场人表示未来“学历贬值”现象仍将持续。其中,本科学历人才认为“学历贬值”现象将持续的占比最高,为87.5%;硕士学历人才这一占比为78.57%,位居第二;大专人才认为学历将持续贬值的占比为76.92%,位居第三;大专以下及博士人才认为学历将持续贬值的占比在不同学历背景的人才中相对最少,分别为67.39%、60%。

  当失业与一份高薪蓝领工作和一份低薪白领工作同时出现,69.09%的职场人表示愿意选择高薪蓝领工作,仅有15.91%的职场人愿意选择低薪白领工作,还有15%的职场人表示都不选,持续看机会。

  从不同代际职场人对高薪蓝领工作的选择意愿度来看,95前(1990-1994年出生)职场人愿意选择高薪蓝领工作的占比最高,为74.21%;80后这一占比为69.4%,位居第二;95后和00后占比均为66.67%,位列第三、第四;70后愿意选择高薪蓝领工作的占比相对最少,为59.09%。这与70后接受的教育相对更传统,认为蓝领的工作比较没面子有一定关系,而80后,尤其90后,00后成长的环境相对更包容,也更敢于表达自己要高薪的意愿,因此相对更愿意接受高薪蓝领工作。其中,80后和95前职场人在社会上经历了更多的风雨,压力也相对95后,00后更大,因此其愿意接受高薪工作的意愿相对更强。

  当被问及宁愿选择低薪白领工作或什么都不选,持续看机会,也不选择高薪蓝领工作的职场人原因时,47.06%的职场人表示“高薪蓝领工作技术门槛高,自己不掌握”;“部分蓝领只是薪资高,缺乏五险一金等基本保障”以45.59%的得票率位居第二;“蓝领工作环境艰苦,吃不了这个苦”得票率为44.12%,位居第三;“相信现在失业的状况是一时的,未来都会变好的”得票率为39.71%,位居第四。此外,“失业但不能失去面子”亦具有一定占比。

  今年5月1日,《新职业教育法》正式落地施行。新修订后的职教法要求设立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学校,同时加快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后续,学生在参加中学升学考试时,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兴趣爱好等选择考职业教育学校或普通高中,两者在后续的升学、就业和职业发展方面机会均等。

  在此背景下,当职场人被问到不同高校类型的毕业生未来谁在就业时会最有前景时,国内985/211毕业生以79.77%的得票率位居第一;QS100留学生以57.95%的得票率位居第二;职业教育本科生排名第三,得票率为43.86%;国内非985/211本科生和非QS100留学生在职场人心中未来就业前景相对最差,得票率分别为21.59%、9.32%,排名第四、第五。

  当被问到,面对失业、裁员等窘境,哪类人群未来相对最有职业安全感时,80.68%的职场人表示金领最有职业安全感,45%的职场人认为蓝领最有职业安全感,认为白领最有职业安全感的占比仅为16.59%。这主要是因为金领作为职场高级管理者,一般既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又在某一行中是有所建树的资深人士,因此抗风险能力相对最强。蓝领大多对人的体力、耐力考验较大,且不少蓝领工作具有一定的技术门槛,社会需求量也较大,因此也相对具有抗风险能力;而普通白领通常工作可替代性较强,随着越来越多新人涌入,普通白领的安全感相对最差。

  分行业来看,能源化工、消费品、机械制造行业职场人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的占比相对最高。其中,如果当前在初中阶段,能源化工行业职场人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的占比最高,为54.55%;消费品51.61%的职场人表示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位居第二;机械制造以48.1%的占比位居第三。这主要与这三大行业对技术等实操能力以及对市场的洞察能力要求较高,相对更需要复合型人才,因此更希望选择职业高等教育。

  在各行业中,互联网、制药医疗、金融行业职场人相对最不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其中互联网行业职场人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的占比最低,为25.81%;制药医疗行业这一占比则为26.47%,位居第二;金融行业以31.91%的占比位居第三。互联网行业和金融行业很多人才自带一定的优越感,因此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的占比相对较少,而制药医疗行业具有较高的职业门槛,对专业能力和学术能力的要求均较高,因此愿意选择职业高等教育的相对较少。

  当被问到未来哪些行业最有发展前景时,制药医疗行业以60%的得票率一骑绝尘,成为职场人心目中未来最有前景的行业;电子通信行业以47.5%的得票率位居第二;互联网行业得票率37.73%,位居第三。尽管今年受政策等影响,以大厂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都在通过各种方式瘦身,以进行降本增效,但从长远来看,在互联网+时代该行业在未来仍具有光明的前景。

  随着应届毕业生屡创新高,海外留学生“回国潮”,以及《新职业教育法》施行后大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职业高等院校毕业生加入国内就业大潮,未来就业市场竞争环境一定会更加激烈。但从上述报告中,我们已经看到当代职场人在就业城市的选择以及对职业教育的看法,对蓝领、白领的看法上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对于已经进入职场和即将进入职场的人才而言只要敢想敢干,在学习和实践中不断增强自身竞争力,终能在职场上拥有自己的天地。



上一篇:互联网行业最有发展前景的岗位来看看女生都适合做什么?
下一篇:报告:互联网成为职业安全感最低的四大行业之一